甘肃公布湖北输入病例轨迹:自驾返兰 途中未接触他人


无独有偶,在另外一则视频中,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,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,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、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,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,而最终“受伤”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。

3月29日出版的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文介绍了广西百色市落实防止境外疫情输入的工作情况。

报道称,3月25日,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百南乡纪委书记杨建锋组织全乡村监会开展“外防输入”工作检查,“全乡有83个村民小组、83个举报箱、17个边境疫情排查执勤点,请大家继续睁大眼睛,竖起耳朵,发现问题,立即报告。”一周前,13名外籍人员沿山脉攀爬非法越境进入百南乡,立即被边境管理部门依法遣返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报道强调,当前,广西实现本地确诊病例、疑似病例“双清零”,但作为沿边沿海地区,还面临较大的区外境外疫情输入风险。

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322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575人,重症病例减少109例。

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